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学少儿编程,解决家长的教育焦虑

学少儿编程,解决家长的教育焦虑

来源:极客晨星原创 发布时间:2020-01-13 点击量:

在2018年,少儿编程行业的融资次数就高于过去3年之和,市场规模则直奔着400亿人民币而去。

2019年月,极客晨星少儿编程近亿元A+轮融资,再次刷新行业记录,并以70万付费学员的规模,站稳在整个赛道的第一梯队中。

换句话说,除了奥数、钢琴、芭蕾这些方向之外,让孩子上编程课,也成为了许多家长克服教育焦虑的选项之一。

而这一切,或许可以从多年以前的那句名言开始追溯。

1984年,上海市教育局从每个区挑选了8名小学生和8名中学生,提供了中国最早的一系列计算机培训课程,而在科技成果展览上,邓小平看到学生代表编写程序的现场,高兴的说:「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这句浅显而又明确的指示,从此成为了科教兴国战略的基石之一,而中国计算机乃至互联网产业的腾飞,又映衬了历史的某种必然。

在这几十年里,中国也在走过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历程,让娃娃学计算机这件事情,同样发生了巨大的变迁。

原本充满计划性质的「选拔制」开始飞进千家万户,由遍地开花的商业公司构成供给侧,政府的教育部门退到第三方的位置,帮助解决考试认证的问题,而焦虑于起跑线前的家长们则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设定之外,发现和评估着更多的桥梁。

 

极客晨星:学少儿编程,解决家长的教育焦虑

少儿编程在未来五到十年的使命,是和英语一样,从课外走进课内,成为一门新兴且正式的学科。

显然,这并非是一个容易达成的目标,但在想想看,包括张一鸣、黄峥在内的八零后们,在数十年前上微机课时还要穿上蓝色鞋套之后才能进入机房,谁又能在那时想到他们之中会有人做出成百上千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公司呢?

事业的边界,是由想象力决定的。

1967年,南非的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家西摩尔·派普特设计出了第一款面向儿童的几何编程语言LOGO,并以「小海龟绘图」的形式为世界打开了少儿编程的大门,受限于彼时计算机拥有着普通家庭无法负担的高昂制造成本,1970年代前后,由一个简易控制器和绘图装置组成的实体版「小海龟」面世。

这一创造为乐高的前任CEO克伊尔德·克里斯丁森提供了灵感,1998年9月,乐高以西摩尔的著作命名,发布了自己第一款可编程机器人产品Mindstorms系列,美国的少儿编程产业自此走上了世界的最前端,到了2018年,美国少儿编程普及率达到了44.8%。

即便各国之间普及率断层严重,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少儿编程教育愈发受到重视,包括英国、澳大利亚、芬兰在内越来越多的国家先后将少儿编程纳入本国的教育体系中,而接触编程的平均年龄也随着这一现象变得更加提前。

整体看来,用方兴未艾一词来形容少儿编程普及率仅为0.96%的中国,是很恰如其分的。

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中国相对特殊的教育体制,当程序员成为互联网时代的高热度职业,对于不了解少儿编程的家庭来说,这个概念从字眼看上去更像是5岁便开始考虑孩子就业问题的「海淀式焦虑」。

但与朋友圈刷屏的Python广告投放不同,少儿编程最大的价值在于逻辑思维等能力的提升而非技能,换句话说,它并不是少儿用来敲开某扇门的筹码,而是与阅读、写作能力拥有同等地位的“学习力”。

根据易观发布的「2019年中国互联网少儿编程教育市场分析」显示,互联网教育的整体市场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着稳步上升的态势,到了2018年Q4,市场交易规模超过了1100亿元,而少儿编程在细分领域则牢牢占据着黑马地位。

如今少儿编程与人工智能领域再次显现出了极为相似的羁绊,对于行业内的玩家来说,眼下少儿编程市场的火热仅仅是一个开始,现在说大局已定显然为时尚早,如何契合多个领域打造少儿编程业内的独有生态,才是对占据这个赛道最有帮助的因素。

标签: 少儿编程,编程科技,教育培训

上一篇:健全的少儿编程培训学校,都有哪些特点?

下一篇:极客晨星编程一支不可小觑的发展力量!

相关专题